<meter id="zt7hd"></meter>
<thead id="zt7hd"></thead><meter id="zt7hd"></meter><thead id="zt7hd"></thead>

<meter id="zt7hd"><menuitem id="zt7hd"><output id="zt7hd"></output></menuitem></meter><progress id="zt7hd"></progress>

<big id="zt7hd"><menuitem id="zt7hd"></menuitem></big>

<big id="zt7hd"><meter id="zt7hd"><menuitem id="zt7hd"></menuitem></meter></big>
      <meter id="zt7hd"></meter>
      <meter id="zt7hd"><menuitem id="zt7hd"><output id="zt7hd"></output></menuitem></meter>
      <th id="zt7hd"><menuitem id="zt7hd"></menuitem></th>
        <meter id="zt7hd"><menuitem id="zt7hd"><output id="zt7hd"></output></menuitem></meter>

        <noframes id="zt7hd">
          三門縣媒體新聞網

          扎根 AI 20年,一個行業前輩眼中的安防戰場

          更新時間:2019-02-02 10:40:00    來源:雷鋒網    手機版

          扎根 AI 20年,一個行業前輩眼中的安防戰場

          雷鋒網 2019-02-02 10:40

          海鑫科金董事長劉曉春

          “2015年前后,由于對技術的判斷失誤,我們在動態人臉的AI轉型上比別人慢了一步,這一步讓我們損失不小。”

          回憶過去二十多年的商戰歷程,劉曉春道出了他的一些創業反思。

          劉曉春是中國第一批做模式識別研究的企業家,1989年從清華大學自動化系模式識別和圖像處理專業碩士畢業,后就職于海軍裝備論證研究院;1998年,他白手起家,創辦海鑫科金。

          在劉曉春的帶領下,海鑫科金先后研發了指(掌)紋采集識別系統、人臉自動識別系統、法庭科學DNA數據庫系統、全國現場勘驗信息管理系統等多個產品。包括支付寶“指紋付”、全國最大的十一億庫容的人像識別系統均由海鑫科金提供產品、合作建設。

          這家最為老牌的公共安全信息化企業見證了一系列的行業變遷,它用了二十多年時間,從幾個人的小公司發展至數千人的國際化企業,收獲了一份又一份亮眼成績。

          與此同時,在高速發展過程中,海鑫科金也正經歷著幾乎所有老牌企業都曾遇到過的成長挑戰和轉型難題。

          就如文章開頭所說,他們在動態人臉的AI布局上較對手稍晚一步。

          在這個并不念舊的殘酷時代,新型創業公司超越老牌企業的故事正不斷上演,在稍顯低調的安防圈,一大批新的企業、創業者前赴后繼,走到了時代前沿,試圖續寫科技改變傳統世界的這幅鴻篇大作。

          外受困擾、內遇阻礙。在這個時間節點上,鮮少露面的劉曉春接受了雷鋒網的專訪,并談到了他對于這個行業近年來發展的所感、所想。

          每個人對自己的公司都有獨特的看法和理解,你覺得海鑫科金是一家怎樣的公司?

          傳統監控系統的過程包括“采傳存顯控”。海康等企業做的主要是客觀采集、客觀存儲;我們做的工作主要是客觀分析及反饋。

          海鑫科金自成立,一直在做滿足社會剛性需求的事,我們不會在錦上添花的事上付出太多精力。任何技術必須要用來解決實際問題,海鑫科金不會去做"埃菲爾鐵塔式"的研發,所有的技術都必須要到市場上去驗證它的成功。

          這樣的發展思路也許在旁人看來有些平淡,不會有太多故事和看點。我認為,穩健發展不是不求進步,也不是不肯冒險,是因為基于多年來對識別技術的理解,我們更懂得做選擇。

          怎么判斷你所說的“剛性需求”?

          評判標準比較簡單,對于海鑫科金來說,所研發的技術、產品能不能幫助公安機關提升“雙效”,一是效率、一是效果。

          如果可以,則是剛性需求;如果不可以,但能制造一些噱頭,那就是錦上添花。有些看起來高大上的技術是紙面上的,落地就現形,沒有任何意義。

          AI是“紙面”技術嗎?

          當然不是。深度學習等基礎研究的提升使得AI技術水平在這兩年得到質的提升,隨著硬件、平臺、網絡的進階也讓AI的落地提供了充分且必要條件。

          人工智能還處于初期階段,是一場沒有終點的馬拉松,AI在各個行業的落地效果會越來越好、效率也會越來越高。

          海鑫科金在AI這塊有無一些布局?

          20多年前,我還在清華上學的時候,所在的那個實驗室就叫“人工智能與圖像識別處理實驗室”,是一個國家級實驗室。

          一直以來,海鑫科金做的工作都是基于模式識別、圖像處理相關的技術研發、產品化,也就是AI最為基礎的一些分支。

          當然,這兩塊也有些細微差別。

          2015年之前,海鑫科金還是基于特征學習去做算法研發,沒有及時利用深度學習這種工具,后期也導致我們的算法與國內外頂尖的技術公司存有一些差距。

          回過頭來看,在指紋識別這塊,海鑫科金一直以來都發展得非常順暢;但在動態人臉識別這塊,我們實際上走了一些彎路。

          是否努力在追趕這個差距?

          前些年,我們專門成立了專注于大數據服務和人工智能應用的海鑫科金AI研究院;另外,也與包括Intel、阿里巴巴、華為等公司進行合作,打造海鑫的AI生態圈。

          今天,不能說我們的AI技術世界頂尖,至少能夠很好應對我們日常業務開展過程中所遇到的技術需求。而之所以能在較短時間內看到技術成果,主要得益于我們在圖像處理領域深厚的人才儲備。

          在AI安防市場,海鑫科金的核心能力是什么?

          技術的先進,場景的多元,兩者相結合的融洽。

          AI始終是一門技術,最重要的還是回歸到應用場景,服務于實體經濟,很多公司懂AI,沒有用戶;有的公司有場景,卻不懂技術。海鑫科金兩者都有,這是我們最大的優勢。

          怎么看AI公司這兩年在安防市場獲得的一些成績?

          這些AI創業公司的出現的確給這個行業帶來了“雙效”的提升。

          今天的AI安防市場,訂單多、競爭也多,很多受到資本助力的創業公司攻勢很猛,前景可期。

          你怎么看資本助力的問題?

          非常正常,也是一件好事。

          資本是任何一個行業得以快速發展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沒有錢就招不到人才,沒有人才就做不成事。

          但很多業內人士認為資本的大量涌入會讓技術的落地濺起一些泡沫?

          社會的發展永遠都是螺旋式上升的,一定會有一部分資源被浪費掉。

          共享經濟下,倒下幾家公司就能證明共享經濟不對嗎?共享經濟還是有它的價值,但不一定是什么都可以共享。

          產業發展前期,大勢未定,有一些泡沫存在是正常且必要的。創業者們應該學會在泡沫期里找商機,因為這個泡沫期不會太長,紅海遲早會到來,市場依舊會是“勝者為王”。

          你認為他們現在是炒概念多還是落地多?

          有些場景是炒概念的,有些場景是實實在在的。

          我在判斷某個場景的應用是不是炒概念的判斷方法在于“替代”。如果一個場景無法被其他手段替代,這個場景就是切實需要的,比如公安抓逃;反言之,如果一個場景可以被其他手段替代,且代價更小、效果更好,我就認為這個場景是炒概念的,比如刷臉取廁紙。

          非剛需的應用可能就不一定那么有價值,幸運的是,現在大家都在逐漸意識到這個問題。

          那你有沒有非常看好哪一家AI企業?

          能拿到大量資本的創業公司就具備發展的前提和條件。

          資金的投入一定是第一位的,一家公司的成功可能會面臨N道門檻,第一道門檻就是資金的多寡。如果一家創業公司拿不到錢,養不起人,不可能有什么好結果。要么有本事掙錢,活下去;要么有本事拿別人錢,讓自己活下去。

          拿到錢之后,在于管理層能不能把自己該做的事做好,能不能把自己該管的事管好。很多創業公司拿到錢后就開始揮霍無度,這對于新生企業來說不是好現象。

          之后,在決策問題上要統一,整個公司要從上而下為用戶提供持續不斷的好產品。

          以上三個環節,均順利完成了,這家公司就成功了;任何一個環節出了問題,就完蛋了。

          所以你是看好所有拿到大筆融資的AI公司嗎?

          能拿到錢的企業都是相對比較優秀的企業。

          但很多時候,創業是否成功并不是從單一維度去考量的,戰略投入的方向、力度、節奏、細節、覆蓋面都至關重要。

          一個企業方向對了,不見得能做成;方向錯了,一定是失敗的。至于很多人談到的,某某初創公司是否撐得起多高的估值,資本市場自有評論。

          你認可這些AI創業公司的算法價值嗎?

          有價值的東西不見得賣得的了好價錢。

          先前,諾基亞手機風靡全球的時候,漢王的手寫筆識別技術占了整個這個手機市場70%以上,但最后還是掙不到錢。

          也就是說,算法對于任何一個行業來說都非常有價值,但單獨去銷售,產業后期很少有人會買單。主要因為能做的人太多了,門檻也不高;再來沒有生產成本,復制銷售比印鈔票還快。

          創業公司的算法必須得配套,要么配套工程,要么配套設備、要么配套應用軟件。

          你覺得這些AI獨角獸們會顛覆安防現有格局嗎?

          很難。

          安防如果說窄一點,其實就是安裝攝像頭,然后將信息傳輸回來存儲、分析。

          相比傳統安防企業,AI公司的優勢在于分析,在前端、存儲等層面均處弱勢。

          安防項目建設,大部分資金都投入到了基礎建設上,也就是前端建設,而后端的數據分析所占的資金配比5%都不到,創業公司想要用5%的資源去撬動別人95%的市場,非常艱難。

          那你覺得誰比較有機會?

          華為有可能。

          華為?

          一家企業能在一個行業中快速壯大,通常來說都得益于標準化產品。

          過去十多年,海康能夠在中國安防市場一枝獨秀,憑借的是它在有線視頻監控市場的標準化產品。

          無線呢?4G時代下,智能手機的普及可以說大大革了PC廠商的命;今天的安防產業,如果5G大規模商用落地,最受益的也一定是華為。

          5G商用之后,于安防行業而言,就可以把有線跟無線的概念基本抹平了。

          安防項目建設最大的投入模塊不在攝像頭,在于挖溝渠、鋪電纜。比如內蒙、新疆這些地廣人稀的地方,拉一根電線,成本會比攝像頭貴了數十倍。

          5G商用之后,所有的攝像頭都可能走向無線,所有的項目都不需要刨溝、拉線,只需要樹根桿,掛上去即可。建設成本降低了,各種審批也簡單多了。

          也許有人提到,海康等公司在5G商用后也可以迭代自己的無線產品。

          一般來說,標準化產品、平臺通常由大企業來做;小企業做應用、做定制化,所有的行業都遵循這樣的業務邏輯。

          海康相比華為算是小企業,如果后期整個通信網絡、存儲、分析都是華為提供,前端設備不出意外也將被華為收入囊中。

          5G加AI,一定會讓安防行業發生革命性變化,具體變化的速度有多快,取決于5G的發展速度和資費情況。

          所以你認為這個行業還未固化,一切都還存在變數?

          很多很小的企業,很專注的做一件事,如果點切的很好,實際可以快速的膨脹和發展;有些很大的企業面面俱到,結果很多東西都沒做好。

          不管大企業還是小企業,是不是能夠在某個點上持續解決用戶需求;如果能做到小企業能一夜崛起;如果不能做到,大企業也將很快倒下。

          永遠都沒有固化的產業。

          那你覺得中國AI行業發展如此迅速,有無值得反思的地方?

          反思不至于,擔憂倒是有一點。

          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創業者年齡過小,我個人覺得會有一些弊病。

          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人們通常會用最為華麗的語言書寫了一將功成的故事,卻不曾告訴你背后萬骨枯的悲涼。

          他們年輕尚輕,沒有摔過跟頭,沒有體驗到世事艱難,沒有感受過社會復雜環境,真正抱著一腔熱血和干勁來打拼,到最后很有可能會栽一些跟頭。

          我不太支持國家提的“雙創”,創業的成功者鳳毛麟角,失敗者遍地都是,但實際上任何一個創業者都會消耗大量的社會資源,家庭資源、個人資源。

          個人犧牲點時間、努力倒是次要,有些雙創直接把創業者家庭有限的經費消耗殆盡,帶來了家庭生活的困境是不應該的。

          創業一定是少數精英才去做的事情。

          當年創業有無一個目標,想把這家公司帶到怎樣的高度?

          沒有想那么多,初衷很簡單,希望能用自己的所學成就自己,順便造福社會。

          回看過去20年,現在做企業,與之前最大的不同感受是什么?

          現在創業的技術門檻變低了,特別是深度學習出來之后,AI實際變成了一個工具,通過訓練可以得到較好的核心算法,算法與應用結合,可以實現一個不錯的功能。

          但應用技術的門檻變高了,要求應用越來越精細化。

          你現在有沒有非常焦慮的事情?

          越是成功的企業就是把有限的資源利用得最好的企業。

          從進化論的角度來說,越是卓越的生命體,越是復雜,對能量的利用效率越高,對環境的適應越強;越擅長對工具的使用,越擅長于對資源的組織,它的身軀將日益靈活,分布日益廣泛。

          資源消耗大,企業虧損;資源消耗小,產品做不好,如何把握平衡是我最頭疼的一件事。

          另外,如何讓企業進入一個良性循環也是我近期在思考的事情。

          你覺得海鑫科金現在還沒有進入良性循環嗎?

          不變就要落后,落后就要挨打,企業發展過程中會面臨不斷挑戰。

          包括經濟大環境、競爭對手都有可能對自己造成影響。國內公司眾多,聰明人也多,每一個細節大家都想到了,每一個角落大家也都想到了,想要真正找到一個有價值的方向,實際上是不容易的。

          辦企業二十多年,你對自己的成績滿意嗎?

          前期的競爭對手基本上都被淘汰了,現在面臨著新的競爭對手,他們無論是從體量還是能力方面,都比過去的大、強。

          做企業,只會越來越累,想要歇下腳來喘口氣,還未剎車就會殺出幾個程咬金,只要不退休,都不會輕松。

          對于過去取得的成績,我還是比較滿意,海鑫科金這么多年,基本靠著自己造血能力來生存。放眼世界,真正完全靠著自己的能力去造血,然后活下來的企業其實不是特別多。

          另外,海鑫科金有上千人的隊伍,眼下我們的人員架構非常穩定,員工流失率很低。

          在這兩塊,我還是有些自豪的。

          2019年,海鑫科金自己的戰略打法是如何的?

          從技術布局上說,會布一半兵力在個體識別這塊,包括指紋識別、人臉識別等等,技術好壞決定一家公司的上限;還有一半兵力放在業務應用系統上,客戶粘性的體現不在算法上,而是業務系統上,比拼的是整個系統的綜合實力。

          從管理層面看,后期會做一些二次孵化,希望海鑫科金能夠成為一個平臺,孵化一些企業,讓他們能夠放飛,獨立發展。

          總結一點,一家公司有無生命力,核心在于能否解決用戶的問題,產品再好、技術再好,解決不了問題都將曇花一現。

          在這個過程中,海鑫科金要做的是,在喧鬧的大環境中,低頭看技術、悶頭做產品,不盲目追風,冷靜看市場。雷鋒網雷鋒網


          文章轉載自網絡,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如需處理請聯系客服

          雷鋒網其它文章

          春節假期你錯過的十大芯聞:Adobe考慮自研芯片,谷歌可能創辦芯片工廠

          春節假期你錯過的十大芯聞:Adobe考慮自研芯片,谷歌可能創辦芯片工廠

          春節假期你錯過的十大芯聞:Adobe考慮自研芯片,谷歌可能創辦芯片工廠 雷鋒網 2019-02-13 18:48 ...

          2019-02-13 18:48:00
          谷歌Android Things的逆生長

          谷歌Android Things的逆生長

          谷歌Android Things的逆生長 雷鋒網 2019-02-13 17:40 ...

          2019-02-13 17:40:00
          谷歌云新CEO首次露面,拋出的“翻盤計劃”是個啥?

          谷歌云新CEO首次露面,拋出的“翻盤計劃”是個啥?

          谷歌云新CEO首次露面,拋出的“翻盤計劃”是個啥? 雷鋒網 2019-02-13 16:47 ...

          2019-02-13 16:47:00
          人工智能“面診”識別罕見遺傳疾病,準確率可達90%

          人工智能“面診”識別罕見遺傳疾病,準確率可達90%

          人工智能“面診”識別罕見遺傳疾病,準確率可達90% 雷鋒網 2019-02-13 15:12 ...

          2019-02-13 15:12:00
          自動駕駛汽車想成為主流?先過了這十二關再說

          自動駕駛汽車想成為主流?先過了這十二關再說

          自動駕駛汽車想成為主流?先過了這十二關再說 雷鋒網 2019-02-13 15:01 ...

          2019-02-13 15:01:00
          專訪360副總裁郭愛娣,科技品牌如何有溫度地溝通“安全感”?

          專訪360副總裁郭愛娣,科技品牌如何有溫度地溝通“安全感”?

          專訪360副總裁郭愛娣,科技品牌如何有溫度地溝通“安全感”? 雷鋒網 2019-02-13 14:43 ...

          2019-02-13 14:43:00
          依圖醫療CEO:解讀首登Nature Medicine的中文NLP輔診研究成果

          依圖醫療CEO:解讀首登Nature Medicine的中文NLP輔診研究成果

          依圖醫療CEO:解讀首登Nature Medicine的中文NLP輔診研究成果 雷鋒網 2019-02-13 11:14 ...

          2019-02-13 11:14:00
          騰訊QQ辟謠“212”事件;高通在韓遭罰1.8億美元;谷歌向蘋果支付近95億美元“過路費”

          騰訊QQ辟謠“212”事件;高通在韓遭罰1.8億美元;谷歌向蘋果支付近95億美元“過路費”

          騰訊QQ辟謠“212”事件;高通在韓遭罰1.8億美元;谷歌向蘋果支付近95億美元“過路費” 雷鋒網 2019-02-13 08:24 ...

          2019-02-13 08:24:00
          Google Play中發現“clipper”惡意軟件,貨幣交易中隨意替換錢包地址

          Google Play中發現“clipper”惡意軟件,貨幣交易中隨意替換錢包地址

          Google Play中發現“clipper”惡意軟件,貨幣交易中隨意替換錢包地址 雷鋒網 2019-02-12 11:36 ...

          2019-02-12 11:36:00
          TLS 1.2協議現漏洞,近3000網站或受影響

          TLS 1.2協議現漏洞,近3000網站或受影響

          TLS 1.2協議現漏洞,近3000網站或受影響 雷鋒網 2019-02-12 11:35 ...

          2019-02-12 11:35:00
          雷鋒網
          雷鋒網

          最新文章

          推薦作者

          換一批
          大发时时彩_大发时时彩官网_大发时时彩技巧